谁予安眠

雨停之前,找到我好吗?

【大雨胖沱】空空歌



一直觉得雨哥心里其实分得很清,而因为年龄和阅历上的差距,东东虽然在打球上很沉稳,但在感情上不如雨哥成熟。大概想写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吧,雨哥拿得起放得下,东东也在从习惯中慢慢成熟。


0
“去时一身空。”

1
2026年初秋。

再次相聚的时候已经是两年后的乒超联赛了,周雨退役之后八一一直以来的配置都几乎没变过,过去的弟弟们都已经能独当一面了。

他在32岁24年奥运之后退役回了八一当教练,樊振东依旧还是不可缺的主力,徐晨皓、周恺这几年也频繁出现在国际赛场上,宋旭和赵钊彦也在一队待了好几年,还有几个他从甲A带上来的孩子。

今年夏天的太阳格外厉害,尤其是在北京这种被高楼大厦包裹住的城市,凝重的空气里还混杂着汽车尾气,初秋自然不见得好受到哪里去。周雨不是京城土著,但也算在北京生活了快二十年,还是受不住这样的天气。

他手里是被揉得皱巴巴的策划书,清楚的记录着联赛签约仪式的流程。明天他要和王涛还有樊振东一起代表八一参加,倒不担心如何开始与前队友的聊天,他作为这次唯一一位教练员自然少不了被记者盘问。

周雨点开微信,除了顶置的家庭群,下一个就是8️⃣1️⃣,名字还是当时王皓给改的。年轻的时候谁不是个网瘾少年,他们几个小的经常聊着聊着就开始改群名来聊天,不停的提示音吵得王皓心烦直接把群名改成了八一,并扬言谁改踢谁。老大哥的话还是有分量的,只不过没几天他们就偷偷拉了个小群继续聊。大番在主场听了好几年的“登登登”福至心灵取了个“西天取经之没有唐僧”的群名,并自认十分满意。不过小群也没能存活多久便被现场抓包,就从此打入了冷宫。

映入眼帘的第一条消息就是樊振东发的晚安。其实是他在群里聊了会天最后说睡了睡了大家晚安,赵钊彦第一个跳出来说雨哥晚安,后面跟着一大堆的回复,最后才是现在屏幕上显示的第一条消息。

第二天周雨起了一大早,天气不太好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,他在餐厅坐着吃完早餐等了一会儿王涛才来。一开车门就感受到空调的凉意,凉飕飕的小风吹走周雨身上的潮湿气,
车里还坐着樊振东,“雨哥,好久不见。”

他带上车门,“是有好久了,一年多了吧。”

坐在驾驶位的王涛趁着红灯说:“你们俩有这么久没见面了?”

樊振东也不是没回八一待过,每年的全锦赛还有世乒赛结束了都会回八一待上一阵。他连退役了十年的队员都打过照面,唯独没见到周雨,一问其他人都说他在带小孩全国各地的跑比赛干的比谁都多。

“我这不在带小孩呢吗。”

“也是,李木桥去了二队也就你带带小孩了。”

两位教练员你一句我一句地聊起了八一队里的小孩,一会儿说这个像谁一会儿又说那个像谁谁谁,聊得热火朝天好不热闹。而大满贯樊振东选手默默地把弱小的自己塞进角落里。

2
樊振东和周雨在一起待了十多年,自认为深得周雨喜爱,但不管是弟弟还是队友的身份,他似乎都融不进周雨的心里。

周雨看着大大咧咧,在某些方面又固执到可笑,牙膏要用得一点不剩,胶皮要一刀剪完。他想大概是年龄带来的距离吧,三岁一代沟,他和周雨差了五岁,足足一个多的代沟。当樊振东还在抓娃娃唱ktv的时候,周雨却思量着学区房和股票的事情。

他不是没见过方博、闫安去赴流氓家族的约会,闫安在北京队太远了,他就去找在男二队混得风生水起的方博。问的时间久了,隐藏得再好的小心思也会被发现,方博还请了他去马龙办公室喝茶。樊振东发誓,以后再也不给方博带特产吃了。

他知道自己一定看起来很不好,所以才会平白无故地惹人担心。他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可不是什么十几岁的小屁孩没了谁就不行。这样不太好,他想,得赶紧改了。

第一次产生这种想法是15年他第一次扛起整个俱乐部惜败宁波海天的时候,大家都还在小胖小胖的叫他。第二次这样想的时候,他一边想,一边听着马龙和方博的唠叨。

第二局局间,樊振东给自己叫了个暂停,对面是搏得很凶的小将,他得给自己时间缓一缓。周雨站在场外给他讲技战术,突然伸手给他捻走脸上沾的毛巾屑,就和之前他帮周雨一样。

他晃神了。

他学着在联赛打双打时周雨教他调动自己的方法,铛铛在地胶上蹦跶了几下。今天早上周雨给他练多球的时候,不小心把手抻着了,但他一声也没吭。怎么又是周雨,他想,得赶紧把他忘了。

徐晨皓第一个冲上来抱住他的时候,他才真切感觉到胜利的喜悦。樊振东对这种胜利后的拥抱已经见怪不怪了,像许昕马龙胜利后击个掌就够,像徐晨皓周雨就要来个拥抱。自己可能是完了,而周雨正在和对面的教练和队员一一握手。四下是嘈杂的欢呼声,樊振东却格外冷静。

3
周雨第一次捧起龙杯是16年的最后一天,那一阵子他腰不舒服有时候甚至站不起来。最后一个球的时候,他跳起来越过了挡板,张开双臂去拥抱胜利的小英雄。

今年也是他第一次捧起龙杯,以教练的身份,当教练并不比运动员轻松。看到徐晨皓冲上去抱住樊振东,他笑了笑,可能自己已经不适合去拥抱庆祝了。

樊振东一共和周雨三次拿下联赛的冠军,第一次是他拿下世界杯之后,周雨像个小陀螺一样冲进他的怀里。说实话,当时有些措手不及,但他以后都做好了张开双臂迎接拥抱的准备。
第三次就是此刻,在彩带和礼花的渲染之下,场馆内冷冰冰的灯光变得柔和起来。

4
“来时一身空。”

5
第二次是四年前,没有像之前在赛后请球迷吃火锅,他们几个人找了个大排档开了几箱啤酒,一边喝一边感叹这个赛季真不容易。

李木桥这些年已经步入老年人的作息,和范指导早早地就回了酒店。教练走了,又喝了点小酒,留下来的年轻人放得更开了。

徐晨皓提议猜丁壳,输了的对瓶吹,硬是把宋旭喝趴下了,周恺也喝了不少但还算清醒,大番本人一点好处也没捞着,一整个桌上还清醒的也就樊振东、周雨和赵钊彦。周恺一把扛起徐晨皓说着该回酒店了,张罗着赵钊彦把宋旭背起来,周雨表示自己没喝多少再吃点,樊振东紧跟着说雨哥我陪你。

周恺像大哥一样叮嘱了几句,踹了踹徐晨皓要他安分点,“你们注意安全,走了。”

樊振东拿起一根烤串,有点太辣了,“雨哥,有什么安排吗?明年。”

“明年?继续好好打球吧,能多打几年算几年。”

这话的意思是,你哥打不了几年了,能多陪陪你就多陪陪。

周雨总是这样,正如名字里的雨一样润物细无声。

两个喝高的人做什么都很自然,走着走着走歪了就一起滚到床上去了。他们冲完澡之后抱在一起,周雨迷迷糊糊地只往被子里钻,樊振东撑着脑袋问他,“周雨你喜欢我吗?”

周雨一听这问题就清醒了,笑着揉了揉樊振东还带着湿气的脑袋,“你才多大啊就懂情啊爱啊?”说完就把他往被窝里带,“快睡吧不早了。”

6
周雨本来就没大多少,又长着一张瓜子脸显嫩,迅速地融入庆功的氛围里了,大家一起吵吵闹闹,仿佛他还是在役的球员。

吃到一半,服务员推上个大蛋糕来,说是套餐里送的。一群大老爷们哪懂吃蛋糕的滋味,奶油上插满了蜡烛,拉着人开始许愿。

“雨哥,你的愿望是什么啊?”

“愿望,说出来就不灵了!”

“雨哥,你这是封建迷信啊!”

的确,说出来的愿望就不灵了,这是周雨从亲身经历里总结出来的经验。

16年的庆功宴上,他说,股票要涨,要买学区房,三十五岁之前要结婚。股票是涨了,但远还没到能买学区房的程度。三十五岁快到了,但结婚似乎还遥遥无期。

他带上来的几个小孩说光喝酒没意思,嚷嚷着要玩真心话大冒险,拿了个空酒瓶转悠就开始了游戏。所谓情场得意赌场失意,不,赛场得意赌场失意。酒瓶口转到周雨面前好几次了,小孩碍着他的权威不敢提问,徐晨皓可就不一样了,问了一大堆七七八八的问题。等到最后一次转到他的时候,思来想去,找不到什么可问的问题了,于是只好撂挑子,“还有什么想说的,直接说吧!”

周雨本身就是话匣子,又喝了点小酒,更关不住了。

他说,感谢我的父母,感谢我的妹妹。感谢国家感谢党,感谢体育总局感谢中央/军/委,感谢长江感谢黄河,感谢珠穆朗玛峰。

感谢王指导范指导带我进了八一,感谢我在八一的队友们。

感谢我的股票和未来的学区房,还有愿意嫁给我的姑娘。

他感谢了一长串,发现没话说了。

“最后······”

“最后,我想回答四年前一个人问我的一个问题。”

他说,有的。

7
“我也想把爱宣之于口,也时常对未来心存侥幸

希望能得世界允许,坦荡一次喊他姓名,再说爱意”

8
“来时一身空,去时一身空,而人生何处不相逢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(12)

热度(7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