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予安眠

雨停之前,找到我好吗?

【PU】红尘事(一)

【设定源于霹雳三轰】

设定详情,后含剧透↓

http://amalien.lofter.com/post/16d515_122e1373

行至中途,眼前景象已与此前大不相同,四周烟雾缭绕水汽充沛,脚下却是寸草不生满地荒芜。


不好!是毒雾!


周雨早知已被人追踪数十里,心底虽是处处留意,不曾料想这个追亡狩竟是少见的用毒好手,朗声道,“阁下随我走了数十里,定是有缘之人,不如在此现身与周某小叙一会儿。”


一道人影从迷蒙的烟雾中缓缓出现,定睛一看,竟是荼山独孤扬,不禁紧握手中将雨剑。


独孤扬碍于他柳鸣涧一人怒斩二百之事不敢贸然靠近,只在远处暗自加强毒雾阵势,欲毒得周雨不能反抗再给致命一击。


敌人按兵不动,他便快手抢攻,将雨剑起,势如骤风急飙穿墙劈浪,直向独孤扬,到底是剑更快,还是人更快,抑或是毒更快?


独孤扬飞身闪避,轻快身法闪现二重林内,但将雨剑更快更利,片刻间已然过招数十下。招招抵挡拆卸,武学造诣上仍有差距,独孤扬四肢早已见红。


既已中毒,勉强催动功体,牵一发而动全身,周雨虽压抑毒素流转但仍抵不住招招积累,毒素快速遍布全身,嘴边隐隐流下黑血。


追亡狩见势运起杀招,欲一除辟命敌夺钥匙拿人头,“中我荼山剧毒,不出半刻钟定会七窍流血而亡。不如乖乖交出金龙钥匙,我还能给你个痛快。”


危机将近,自知不能命丧于此的周雨不惜自身功体,强行念起御剑诀,欲冲出层层毒雾。奈何中毒太深,半数功体已散又身上带伤,御剑不过行了数里,便被身后人强劲掌风扫落击昏。


这一刻,终究是要到了。他无心入局,却处处遭人暗算。一个人要退到哪里,才不是江湖。


“慢——”浑厚声音夹带内力破风而至,身在异处却无比清晰。


一蓝白身影随后而至,手持拂尘,身后负剑,剑未开锋但可料想是把好剑。此人须眉交白,白衣素净,眉宇之间透露出慑人英气,拂尘翻扬之间,一股先天高人的气魄跃然而出。


若不是先前在七曜定尊会上见过,独孤扬定会以为是哪里半路出来多管闲事的破道士。


两个追亡狩对上一个辟命敌,何等惨烈之景。但凋亡禁决就是这般残酷,一旦开局,死亡就如影随形。


“你这时出现是要分我一杯羹?”独孤扬已重伤周雨,只需一招便可拿下这个辟命敌,夺得第一把金龙钥匙。


“此人与我有血海深仇,你我同心同为追亡狩,钥匙归你,人头归我。”


独孤扬虽心有不甘,碍于禁决刚刚开始,若此时就与其他追亡狩决裂定不利于以后合作围剿辟命敌。此人又允诺将钥匙分给他,只要周雨的人头。


不等独孤扬细想,那人左手持拂尘卷起周雨怀里的金龙钥匙,独孤扬伸手一接将钥匙紧紧握在手中,转身扬长而去。


二重林内毒雾悄然散去,周雨也随之渐渐清醒,但体内毒素不见消转。神思尚在恍惚之间,手却不由自主地提起将雨剑。


明眸终于看清来人,原是故人,却为何手持利剑。


缘否?劫否?


极极极,二重林内重伤辟命敌遇上强势追亡狩,凋亡禁决再开新局,谁将成为任人宰割的一方,两人之间究竟有何血海深仇?欲知一连串精彩结果,请继续收看(不知道有没有的)下一章。


服下解药调息数刻,毒气已被周身流转的真气尽数逼出体内,周雨再一提气自觉神清气爽。他出声问起来人,却又是不抬头,专心致志地擦拭手中宝剑。


“你怎么下山了?师尊不是下令封山,所有弟子不得踏出齐云山半步?”


原来此人是道门齐云山大弟子樊振东。齐云山乃九州仙山道教名门,环列三十六奇峰,七十二怪崖,二十四幽涧,黄山白岳相对峙,绿水丹崖甲江南。一石插天,直入云端,与碧云齐,故谓之“齐云”。


“那你呢?师尊禁令,你为何不归。”樊振东侧身倚在一棵枯树上,语中千回百转,眼内深不可测。


“我早就拜别师门,一人快意行走江湖。”


“柳鸣涧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。”


周雨提起轻剑顺手挽个剑花,听到这般回答,利剑逼喉,“你到底知道多少?”


樊振东从当年柳鸣涧讲起,讲到那二百人时,周雨如噩梦缠身,好似听到冤魂在无声呐喊。


“我知道的比你想的多得多。”


“够了!”


分说,不分说,不由分说。过去造下的业,他一人承担太久,如果半数功体伤病缠身能偿还自己的罪业,那他绝无半句怨言。


“江湖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,如能避开就远远离开。”


“可惜我已经入局了,”樊振东手背浮现追亡狩的特殊印记,“一步江湖无尽期,雨哥,你逃不出去的。”


“你!你为何要签下凋亡禁决同意书!你可知道这种杀戮游戏······”


“那你为何又要参加呢?”


“我······”周雨支支吾吾,半天说不清一个完整的解释。是要告诉他自己遭人算计误拾金龙钥匙吗?让樊振东陷于自己的江湖仇怨之中吗?


“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天下没有人不想知道金狮帝国的宝藏,樊某自诩清高,却也想一窥宝藏。”


沉疴在身,昔日乖巧师弟今日说出叛逆之语,周雨急火攻心,气急逼出一口鲜血。数滴血溅至樊振东白净衣角,他想动,但不能动,这一动将是功亏一篑,下山苦心经营数月查到的一点过往痕迹,不能就这样断在周雨面前。


“我不过下山几年,你怎长成如此心性!”将雨剑愤然归位,象征着主人满心的愤怒之情。


“周雨,下次见面,你我就是追亡狩和辟命敌,再无半点往日同修情谊,樊某定取你项上人头。”道士一扬拂尘,雪白的尾与发混在一起,叫人分不清哪是发哪是尾。


极极极,往日同修今日仇敌,过去的情谊真的荡然无存吗?樊振东苦心经营究竟为何,散去半数功体的周雨已失金龙钥匙,在凋亡禁绝中又将何去何从?欲知一连串精彩结果,请收看(不知道有没有的)下一章。


评论(1)

热度(11)